August 2015

趙剛 秋季展覽資訊|亦安畫廊
Upcoming Solo Exhibitions of Zhao Gang | aura gallery
透明條

zg7
趙剛 Zhao Gang,五代,2014,布面油畫,120 x 63 cm

透明條
與2015上海西岸藝術設計博覽會同期,9月6日趙剛將於上海BANK空間舉辦最新個展。
亦安畫廊將於今年 Art Taipei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展出趙剛最新創作,亦安畫廊台北將同時舉辦趙剛個展。

趙剛,1961年生於北京,為中國星星畫會成員。歷經文化大革命,旅居歐美,發展出省思東西方繪畫的前衛風格。近年重要個展包括「偶園」(2015,蘇州美術館)、「通往奴役之路」(2015,尤倫斯藝術中心)、病夫(2011,今日美術館)。
透明條

以下文字節錄自趙剛於蘇州美術館個展「偶園」中自述:

那是1972年,我能夠清晰地看到我的朋友站在一座墳頭邊上,底下是十米深的坑,我還看到了水和腐朽的木頭。故事裡說滿清的將士就被埋在下面,有一具屍體的頭沒了,傳說中的金頭盔再也找不到了。走過這個墳,我看到了更多個。墳地在北京西邊延伸開去,他們謎一樣吸引著我

這天有人說我們遭到敵人攻擊了。大家都要挖地道和地窖用以藏身。在挖我小學校地道的時候,我挖出了骨頭。回家後我告訴了爺爺這件事,眼淚順著他的面頰流下來。直到20年後我才知道自己挖的是家裡的祖墳。在一次家族聚會上我得知父親曾經賣掉祖墳裡的物件以求生存。

我們住在一個四合院裡,後面靠著一個陡坡,從上面可以俯瞰莊稼地。我記憶的景色裡天總是很寬廣。凝望著天際線,我總是想莊稼地外面會是什麼。一個鄰居告訴我說,曾經有過很多松樹,幾百年的,在我家祖墳上。後來我爺爺把這塊地賣給了農民,換來的錢抽大烟了。

1983年,我第一次來到巴黎:大多數的日子裡我都去拉雪茲公墓裡散步。我被墓地的景色和模擬的殿廟所打動,找到了許多年裡自己努力想像的西方世界。當我成為一個畫家後,總在想怎樣才能描繪這樣的景色。每當聽到瓦格納,就回想起墓地的景色,想像著他在裡面演奏。每當我看到白色粉末,記憶會在兩種東西之間交替,灰和雪。

在歐洲那段時間,大概一年多,我很傷感。我經常看天鵝游動在馬斯特里赫特的河面上,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我沒有錢買一杯酒,在孤獨中看穿自己。我感覺城市是沒有聯繫的空間,游離在身外,夢境中一般。我不知能停留多久。荷蘭是灰色的、扁平的、黑暗的,沒有別的。
透明條

完整文章請見此
透明條

*即日起至8/31,亦安畫廊台北因內部整修不對外開放,敬請見諒。
*aura gallery taipei will be closed for renovation till 31 August.

 


 

Upcoming Exhibitions

ARAKI.SM 荒木主義−荒木經惟 Araki Nobuyoshi
2015.09.26 – 10.20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
*十八歲以下謝絕參觀
透明條

台北藝術博覽會 Art Taipei 2015
2015.10.30 – 11.02
VIP預展 2015.10.29 3:30pm
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一館|展位C10
透明條

趙剛 Zhao Gang – The Collection of Lust Empire
許炯−萬物想 Xu Jiong – All Things are in Me
2015.10.31 – 12.05
Opening reception | 2015.10.31 Sat. 3pm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