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15

趙剛 Zhao Gang −The Collection of Lust Empire
October 31 – December 05|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
透明條


趙剛 Zhao Gang,青島,2015,布面油畫,120 x 160 cm

透明條
保羅・德曼曾指出,沒有過去就沒有了身份,沒有過去,理解就成了空話。在趙剛的繪畫中,我們看到了趙剛對自己身份的提示,但他卻不表現為後殖民理論中的身份認同,而是在挖掘古老文明內部的某種權力本質。例如,趙剛從自己的滿足身份聯想到中國東北更早的遊牧民族契丹人,而契丹人侵入中原後經歷儒家文化的濡化、戰亂以及民族融合,最終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趙剛試圖通過契丹人的歷史對街自己的個人身份,將全球化過程中的種族與文化的融合定義為一種歷史的重演。與之對應的是,趙剛對北宋文人皇帝宋徽宗的興趣,在他看來,皇帝是一個悲劇性的個體,他們都是極權體系的臨時代理人,可能一生都在恐懼權力旁落,在他們的身上最極端的顯現出個體與極權系統之間的歷史宿命。「奴隸與奴隸主是相同的」(魯迅)——如果說統治者因為統治而不自由,那麼被統治者呢?在趙剛的畫作中,這些被統治者常常是以「俑」的形象出現,俑是中國古代墳墓中陪葬的偶人,相比革命敘事中對群眾正面與積極的描繪,趙剛筆下的是一群沒有個性、相貌趨同的被動形象。而當趙剛以同樣的方式,描繪「文革」期間受迫害的現代知識份子形象時,我們看到了中國的王朝政治與現代政治之間出現的某種時空重疊。死於「文革」期間的潘光旦曾對朋友說過他的三個「S應策」:「第一個S是submit(服從),第二個S是sustain(堅持),第三個S是survive(生存)」——結果他等來的仍是絕望的第四個S:succumb(死了)。顯然,這抹歷史的陰影一直籠罩在趙剛的地平線上。

正如旅美的歷史學者李懷印所言,「應當指出,當中國進入21世紀第二個十年時,在其政治和經濟現實中,仍沒有令人信服的跡象,去印證新自由派知識份子所期待的中國未來發展的可能方向。但也不能說改革時代的經濟和政治體制及實踐已經穩定下來,會形成一個明確的模式,去形塑中國未來發展的道路,或對其他非西方國家產生影響。「對於中國而言,當下的一切懸而未決,但對於趙剛——這個近乎於超越民族的全球化的個體自由主義者,他關於中國的敘事卻似乎放棄了相信有所謂的「未來」,或許這是一種批判,但其中也浸透著一種未(無法)完成的悲涼。

節錄自 孫冬冬<一個未完成的時代>。UCCA出版展覽畫冊《GANG》
透明條


*因逢雙十連假,亦安畫廊台北開放時間調整如下:

10/9(五)正常營業
10/10(六)不對外開放

 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亦安畫廊台北預祝美好假期!


透明條
Current Exhibitions

荒木經惟 Araki Nobuyoshi−ARAKI.SM
森山大道 Moriyama Daido−The Journey of Photography
2015.09.26 – 10.20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
*十八歲以下謝絕參觀
透明條

Upcoming Exhibitions

台北藝術博覽會 Art Taipei 2015
2015.10.30 – 11.02
VIP預展 2015.10.29 3:30pm
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一館|展位C10
參展藝術家 Artist|羅荃木 Luo QuanMu 尹朝陽 Yin ZhaoYang 趙剛 Zhao Gang
透明條

趙剛 Zhao Gang – The Collection of Lust Empire
許炯−萬物想 Xu Jiong – All Things are in Me
2015.10.31 – 12.05
Opening reception | 2015.10.31 Sat. 3pm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
*藝術家將出席開幕酒會 Artist will attend the opening reception.
*許炯同名畫冊於10月出版 Xu Jiong’s first monograph will accompany the exhib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