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15

荒木經惟個展 ARAKI.SM|亦安畫廊台北
Araki Nobuyoshi – “ARAKI.SM" from September 26
透明條

3  2
荒木經惟 Araki Nobuyoshi,結界,2014-2015

論 荒木經惟 〈結界〉

星 隆弘|日本評論家

拍攝當下立即顯像,且沒有底片可以複製,是拍立得的特色。當攝影家按下快門,所有光景便全部複製於拍立得之上-拍立得相機是個不可侵犯的暗室,保存了連攝影者都無法再變動的影像。攝影家只能望著、拿著從相機「啪—」地彈出來的拍立得,重新回想當時攝下的瞬間。身為鑑賞者的我們,為了找回消失的光影,便追隨著在白色景框的暗影中伺機而動的攝影家。縱使越拍越多,逐漸堆砌出更多的影像,卻也創作出更多更多、更龐大的遺失。也(正因如此),攝影沒有止盡-這就是我對於凝視拍立得中「隱私性」的慾望的解讀。但在此時,出現了一個令我無法忽視其定位的作品,這便是荒木經惟最新拍立得系列—「結界」。

2014年秋天,荒木經惟發表了「結界」,皆被美工刀一分為二,並將被切割過、不同的相片重新拼貼在一起。作品之中,即使有左半部跟右半部交互相對應的擺放,它們各自仍是處於被分割的遺失狀態。被攝主體有天空、靜物、花卉、女人等等,而關於女人的作品,切割線多是以身體、臉部(特別是陰戶)為中心分割。

將兩個不同的相片斷片重新拼湊的實驗,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小說創作的技法。將各自脈絡不同的相片光景重新結合,重新創造出全新的故事,這當然就是創作者的意圖,但即便荒木的作品一直飽含明確的創作方向跟內容(signifie:內容事實),但也並不是排斥所有不合適的解讀。不如說是應該捨去所有當下即刻的解讀,並把作品全面呈現給人們,讓文字語言(signifiant:語言詮釋)本身去自我累積。不過,荒木只是為了把這樣的討論空間呈現於世間才將拍立得切割為二嗎?抑或各自作品內的割線真的有存在過所謂的界線嗎?

就像白色框架的存在是為了明示拍立得相片獨有的特色,被重新組成的畫面自然是因保留其四方形構圖而成立。而其中的切割線,卻是從相片的外部切入—這樣的線是從仍位於現實的相片外部所施加壓力(用力壓著相片,並用美工刀切分為二所形成的銳利壓力)刻畫而成的,意味著雖然拍立得相片從相機彈出、已然成像,其實還存在著一個創作者以為無法介入的外部=暗室。美工刀所劃下的切割線其實不只是一條貫通的痕跡,當我們將這個破口理解為穿過暗室的一個裂縫時,那因兩個不同光景所交合、萌生後設般的幻想似乎也不會太不切實際。這樣一張照片所發展出來的裂縫,便有如湖底的縫隙,經歷時間洗禮,自然將逐漸凝結。

兩種光景、兩種時間、兩張相片的攝影創作,對荒木而言並非兩個全然不同的世界。拍立得相片中的白框,正如同字面上意思是世界的框架,框架中的世界被大量豐富的光源所充滿,然而這個框架作用的瞬間卻是倏忽即逝。荒木拿起相機面對如此龐大世界的總體,其實便形成了「荒木對世界」的單純構圖。荒木的視線聚焦於世界裏側那些被賤斥、排除的事實,因為它們允許了荒木極其自由的行為。荒木藉由不斷攝下視線內世間所不被認同的混亂秩序,在從未停止、反覆地攝影行為中,持續捕捉進而堆積成溢滿巨大陰陽世界的光影,並追逐著能與這世界匹敵且擴張的巨大白框邊界。

作為整體的攝影與作為整體的世界之間的抗衡—我們可以以此形容荒木對世界的構圖。然而,作為整體的攝影卻只是光影的痕跡。作為整體的攝影想要容納卻收不盡的事物,和欲以拍攝一張照片去隱藏、蘊含的事物,我們的行為就猶如使用放大鏡的最小及最大倍率去窺探一般,無論怎麼窺探,世界依然是同一個。荒木的視線既是微觀亦是宏觀,同時慾望著世界。這樣重疊並融合的視覺再現,不正造就了我們眼前的作品嗎?

兩個被合而為一的框架,若回溯時間則又能各自回到暗室成影時的姿態。與此同時,各自殘存的斷片卻又提供我們慾望著作為整體世界的視點—這樣的畫面結構,呼應著右眼失明的荒木所看到的視界。由右向左移動,便是截然不同的世界、時空、光線,且畫面透過一條邊線把另一半畫面隱藏、濃縮,宛如收存在暗室的空間之中。被隱藏的部分並不單是讓鑑賞者自我揣測,且又發展出一個全新想像的故事,因為在線的另一側、相框及照片的外側,之前確實曾經存在過影像的蹤跡。將拍立得相片切分為二的那條界線,其實也就等同於將我們視線合而無一,閉上眼睛也存在的「眼界」吧。

翻譯:吳皓揚

 


 

Upcoming Exhibitions

ARAKI.SM 荒木主義−荒木經惟 Araki Nobuyoshi
2015.09.26 – 10.20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
*十八歲以下謝絕參觀
透明條

台北藝術博覽會 Art Taipei 2015
2015.10.30 – 11.02
VIP預展 2015.10.29 3:30pm
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一館|展位C10
透明條

趙剛 Zhao Gang – The Collection of Lust Empire
許炯−萬物想 Xu Jiong – All Things are in Me
2015.10.31 – 12.05
Opening reception | 2015.10.31 Sat. 3pm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