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ra gallery 亦安畫廊

請旋轉您的手機螢幕以便得到最佳觀看效果。
Please rotate your phone screen to get the best viewing.

陳輝
Chen Hui

陳輝
Chen Hui

6 March - 6 April 2010
Opening Reception 6 March 2010   3 p.m.
亦安畫廊北京
aura gallery beijing

塞尚在某一篇日記中提到,某日沒有什麽可記錄,但是這一天確實存在過,他應該是強調說確實是存在,幾乎每天他都外出作畫,一年四季的景色是實實在在的,圍繞著聖維克多山,兒時在河邊的嬉戲,記憶和自然也是實實在在存在的。證據在他的作品裡。自然是我們的老師,因為自然我們可以感受我們的存在。

多年前透過高速列車的窗戶看到了塞尚的聖維克多山,那一刻,我甚至異想天開地看見了塞尚的身影,在某個下午法蘭西天空下的賽尚的故鄉,列車飛馳而過⋯⋯藝術是一個證據,記憶、過去、現在的一瞬間和未來的長時間的期盼像音樂,這些存在過的殘片,我們置身其中又越過。

他的作品能給我們什麽,能使我們沉睡的記憶增添一些蛛絲馬跡,它會提醒你嗎?在你失神恍惚的那一刻。

又提起殘片,記憶伴隨著人生如影隨形直到你消失,而作品卻在那裡,若隱若現的線條,不張揚的色調,不經意的畫面構成,觀者此時此刻的心情,還有某一天和今天一樣的每一天實實在在地存在著。

殘缺當然是存在著的,某種意義上說唯有殘缺才是存在的證據,唯一的證據,失意的、被忽視的、被藐視的、被壓迫的⋯⋯夢靥逃脫之後的暫時的僥倖,諸如此類都確鑿無疑。

存在,無意中的失神,不自覺的舉頭抬足,一時的興奮,會心的一個微笑,實在無法挽回的迷失,無可奈何的嘆惜,此時此刻⋯⋯

一個青年藝術家,他的作品就在我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