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ra gallery 亦安畫廊

請旋轉您的手機螢幕以便得到最佳觀看效果。
Please rotate your phone screen to get the best viewing.

王亞彬-忘憂路
Wang YaBin-Escape

王亞彬
忘憂路
Wang YaBin
Escape

7 June - 7 July 2014
Opening Reception 7 June 2014   3 p.m.
亦安畫廊北京
aura gallery beijing

藝術家自述-奇蹟無處不在
文:王亞彬

奇蹟無處不在。- 狄迪爾. 德斯坦 (Didier d’Estaing)

憂傷總是會被忘掉的,變成時間與時間當中的節點,呼與吸之間的縫隙。

每個人忘掉它的方式都有所不同,但它終究如朝露般消失,就像那些造成憂傷的,如朝露般消失的東西一樣。快樂和憂傷沒有太大的不同;憂傷也是美麗的,但它的美感無法被分享,它是最可靠的自私。

即便知曉了這些,我們仍然會在某些時候進入但丁所說的「魅蘭珂麗」(註) 當中,感覺生命的延續遇到了障礙,開始尋求心靈的解脫,或者相信死亡。

我們本能的追求這種美,又本能地抵禦它。那些對此完全不設防的人,都在其精美的誘惑中將死亡變成信念,並本著此種信念結束了生命。

所以憂傷是一種危險的事物,我們被它的美所蠱惑,又爲了生命的延續,徘徊在它的邊緣。久而久之,它的邊緣出現了一條小路,我們在那裡忘記它。

這是條被遺忘的路。我們會想起一些被忘記的傷心事,或者爲了此種心情改造一些美好瞬間,卻很難想起那些讓我們忘記憂傷的東西。

有時候,它真的只是一條路,可能通往街口的便利店,花園的出口,陽台,湖邊,或者浴室裡的鏡子;當我們走過它的時候,一次憂傷就悄無聲息地結束了。

它的長短取決於憂傷的強弱程度;或者也可以反過來,強弱程度是由路的長短決定的。比較的標尺僅限於自己,因爲憂傷是無法分享的。 這條路不是美麗的,毫無可書寫之處;即便它偶爾由陽光與美景組成,也只是被阻隔在情感之外。無論哪個詩人,都必須走過這條路,才能歌頌他想要歌頌的。

我們在其中的心情是不明確的,我們在前往下一個落腳點,處在沈思開始或結束的時候,處在被任何事物打動之前。我們嘗試回想它的時候,想起的最多只是它的終點。

但我們會意識到它的存在,並注意它的樣子。我們又無法真的感知到它,將其化爲記憶的一部分。它就像是被遺忘的夢境,處在發生和未發生之間。

在這個瞬間,一切導致憂傷的感受和邏輯都被打斷了,世界的真相被重新組合起來,我們獲得了無限的自由。這是一種奇蹟,希望由此而生。

它只是一個瞬間,因爲時間在它那裡是無效的,它於是不會被記得。

如果憂傷是一種超現實的心情,它就是自然給予我們的現實;如果憂傷是一種生理反應,它就是自然給予的超現實。這取決於世界在我們眼中的樣子。

路上可能什麽也沒有,這是它的無趣之處。我們因此可以爲它編織最美麗的謊言,隨意描繪它的樣子,就像獨自歸來的旅人。

那裡擁有一切景物,又一無所有。時間的線條在那裡展開,四季在那裡交彙。

奇蹟無處不在。

註:音譯自「melancholy」,一般意義爲「憂鬱」,但丁將其解釋爲「無法全心全意地信賴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