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 攝影收藏連載 1 – 到底要不要收藏攝影?


DSCF3200-1
亦安畫廊台北展出荒木經惟作品

7月份起,亦安畫廊台北負責人黃亞紀在《典藏讀天下》藝術雜誌開設專欄,從攝影的各面相,介紹對影像藝術有興趣的朋友關於收藏攝影作品的細節、知識、與實務。

[ 攝影收藏-黃亞紀專欄 ]
到底要不要收藏攝影?

最近與多位藝術產業專業人士見面,皆獲攝影收藏的講座、專欄之邀約,當然一方面與4月香港蘇富比亞洲當代藝術拍賣,荒木經惟、森山大道作品皆拍出佳績有關,一方面我認為無論單由攝影、或廣由藝術而論,大家在感受、感覺、感動之後,現已進入如何將它們融入自己生活的階段,而攝影自然是進入收藏領域的一個相對容易親近的開始。但是,無論是新人藏家、或是資深藏家,不少人仍會問我(也許也會問他自己)一個問題:「到底要不要收藏攝影?」這個問題源自大家對於複數性藝術品的不信任感、對於攝影材質與價格的不理解、以及對於歐美市場現況的生疏,因此,日後在此一系列文章中,將根據過去我在攝影區塊十年的畫廊實務、策展、博覽會分析、收藏等經驗,循序漸進地針對攝影收藏的實務與策略,分享觀察與心得。

從古根漢美術館到蘇富比拍場

2012年12月,紐約蘇富比舉辦了一次成功的攝影專拍:「手的展覽:亨利‧布爾的攝影收藏(A Show of Hands: Photograph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Henry Buhl)」,這個專拍共分兩天三場,拍賣紐約攝影收藏家布爾的437件收藏,而這些作品在2004年時,曾在古根漢美術館舉辦「手語:布爾的攝影收藏(Speaking with Hands: Photographs from the Buhl Collection)」展,且巡迴美國各地。

從事金融業的布爾開始收藏藝術品的契機,是1993年他的一名女性朋友告訴他應該看看一件非常棒的攝影作品,一張1920年拍攝的歐姬芙(Georgia O’Keeffe)的雙手-〈手與頂針(Hands with Thimble)〉,攝影者正是她的戀人-攝影家斯蒂格里茨(Alfred Stieglitz)。這件作品是一次私人交易,歐姬芙與斯蒂格里茨當年的助理百恩(Doris Bry)擁有這件作品,而且可能是世界上這個影像唯一一張的銀鹽相紙作品。百恩之所以想出售,是因為幾天後佳士得拍賣將上拍同樣影像的白金相紙版本,因此想趁勢將手中作品出售。當時佳士得對白金相紙的估價,界於10萬到15萬美金之間,最後布爾以5萬美金,向百恩買下了這張銀鹽相紙版本。幾天後,佳士得的白金相紙版竟創下高達39萬8美金的紀錄,也就是說布爾的銀鹽相紙版本,也應至少有20萬美金的價值。而這件〈手與頂針〉在2012年拍賣時,拍出了77萬美金。

布爾回憶說,在他買完人生的第一件作品後,他花了6個月的時間才又買進第二件作品,但是經過多次收藏經驗後,他慢慢對自己的選擇有了信心,也決定以引領他進入收藏領域的歐姬芙的雙手為靈感,專門收藏攝影中有關手的表現。到了2004年他獲邀於古根漢美術館展覽時,他已有超過1000件的攝影作品收藏:從1840年代攝影發明者塔克伯(William Henry Fox Talbot),到年輕攝影家的拍立得作品。2012年蘇富比的布爾收藏專拍,總額超過最高預估的1200萬美金,其中超過千萬台幣的作品,除了斯蒂格里茨的〈手與頂針〉,還包括利西茨基(El Lissitzky)的攝影拼貼名作〈建設者(The Constructor)〉、韋斯頓(Edward Weston)、吉伯特與喬治(Gilbert and George)、沃爾(Jeff Wall)、古斯基(Andreas Gursky)。也就在今年4月,紐約蘇富比再次舉辦另一場重要私人攝影收藏專拍「精深之眼(Inventive Eye: Photographs from a Private Collection)」,這場拍賣再獲佳績,總價超過最高預估總價100萬美金,若連同紐約蘇富比的春季攝影拍賣,該季共有8件作品超過千萬台幣。

掌握經典與當代作品

兩場專拍中,能夠遠超越預估價、再創藝術家最高拍賣價格的,多是古典的經典傑作。而古斯基、沃爾等將攝影作為當代藝術範疇操作的,價格並不低於其他藝術類別。整體而言,多數拍品都落搥在預估價內。從這裡我們看到的是,攝影缺少藝術市場中出其不意的大起大落,且若能掌握兩個重點:經典作品與當代作品,便幾乎已走上正確的道路了。西方經典作品價格早已不斷往上,不過身在亞洲、身為華人的我們,卻依然可與尚被低估的作品相遇,英國泰德美術館策展人貝克(Simon Baker)就曾提及他對亞洲攝影的觀點,他認為,森山大道、中平卓馬、高梨豐等日本攝影家,未來在世界的評價將會等同美國攝影大師的艾格斯頓(William Eggleston)與弗瑞蘭德(Lee Friedlander)。亞洲與日本攝影正繼續在歐美延燒,現在是值得花費更多時間關注攝影收藏的時候。但是經典作品的材質、年代、品項的選擇是一門較為深刻的功課,而當代作品五花八門的新興打印技術又經常令人眼花撩亂,這些收藏實務的要點,將是日後文章的重點之一。

攝影收藏是相對容易親近,也相對需要雅緻研究,可能相對無法獲得其他當代藝術高倍的獲利,卻便於收藏、易於擺放生活空間,且最能反應時代感的一種媒材。比起繪畫,它可能更像一本書,更需要我們進一步的閱讀與理解。在理解之後,它百讀不厭,並會在時間與技術的變化之下,在價值、價格上保留它的一席之地。

-原刊載於《典藏 讀天下》雜誌 2014年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