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敬告 ] 趙剛 The Collection of Lust Empore | 許炯 萬物想 延長至12月5日

zhaogang
趙剛 Zhao Gang,The Collection of Lust Empire
2015,布面油畫,120 x 100 cm
透明條

探詢一種革新的歷史性繪畫

文:克里斯蒂安・維爾赫 – 弗內 Christian Viveros-Faune
節錄自 《ZHAO GANG》 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
透明條
大致而言,從馬奈(Edouard Manet)開始,經過綜合立體畫派以及馬蒂斯(Henri Matisse),繪畫的歷史可視為逐漸抽離於現實刻畫——現實也逐漸變得越發難以描繪,而愈加直指繪畫本質,直面探討繪畫本質問題,這種趨勢日益顯盛。
——邁克爾・弗雷德 Michael Fried
透明條
(前略)這種重估意義何在?可以這樣解釋,趙剛及這些思想獨立的中國藝術家為了建構出屬於他們自己的藝術傳統,竭盡全力,揪出混跡藝術圈的拙劣的模仿者,驅逐那些無作為的混水摸魚者,不斷投石問路,搜尋他們所需要的養分。其實從很久以前,有人已經使用過相似的方法——例如馬奈對一度被歷史遺忘的埃爾・格列柯(El Greco)的作品大力推崇,又如格哈德・李希特(Gerhard Richter)熱衷使用帶著波普藝術烙印的照相式現實主義,紀念巴德爾-邁因霍夫(Baader – Meinhof)團體最後飽受爭議的死亡。然而趙剛對繪畫中修正主義的立場是與藝術的幻化無常相對的。一種對於繪畫這項媒介本能班發自肺腑的緊密關聯在趙剛的藝術中格外突出,而他的藝術既是試驗性的,又是與時代相矛盾的。

將精湛畫技和多種畫法完美融合,除了趙剛,鮮有畫家具備這樣的才情。在趙剛筆下穿織著各種風格與巧妙奇喻,相反,卻呈現出整體意義的協調感。同時操作至少兩種矛盾的思維,引用爵士時代作家的標誌性人物菲茲傑拉德(F. Scott Fitzgerald)的話,便是「一流的智識」——例如趙剛面對繪畫功能所持有的強烈質疑。就像畫家約翰・科林(John Currin),列舉出一長串抱有懷疑態度的現代畫家,其中馬丁・基棚伯格(Martin Kippenberger)、彼得・索爾(Peter Saul)、德克斯特・達爾伍德(Dexter Dalwood)及尼奧・羅施(Neo Rauch)、麗莎・尤斯卡維奇(Lisa Yuskavage)等都列居其中——趙剛進一步證明,繪畫「是一項不尋常的事情」,受到欲望與衝動驅使。由此可見,他的作品也反映著一種進擊性的張力(儘管他現在長期定居北京)。在趙剛的筆下,中國式的宣傳海報、舊時代的知識份子和赤裸的肥胖女性都是描繪的對象,趙剛將這些令人感到或震撼或尖刻或刺中痛點的主題重新進行打磨和闡述,充分調動藝術媒介的力道,重塑那些險些湮沒於記憶中的畫面。

(中略)除此之外,趙剛檢視並發現在這個數字時代的背景下當代藝術家其他不合時宜的詬病,「我認為一個畫家的困境就在於如何不像個畫家一樣繪畫。」這句話淋漓盡致地突出趙剛這樣一位堅定坦率毫不遮掩的20世紀人文學社會或產業或任何現實型態的束縛,他一腳踏入歷史的激流以探深淺,另一隻腳穩穩扎入藝術豐饒的歸宿。
透明條


透明條
[ Current Exhibitions ]

趙剛 Zhao Gang – The Collection of Lust Empire
許炯−萬物想 Xu Jiong – All Things are in Me
2015.10.31 – 12.05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
透明條

[ Upcoming Exhibitions ]

大野智史 Satoshi Ohno.桑田卓郎 Takuro Kuwata − Come after Magic
游莉 You Li− All That is
2015.12.12 – 2016.01.09
Opening reception | 2015.12.12 Sat. 3pm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