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墻:抽象藝術是我「失控」的生命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