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的「獨白」-杭春曉眼中的黃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