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在牌局上-從趙剛許炯的作品談當代藝術的東方轉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