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自述-山水是個過程,不是一方盆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