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莉《All That is》專訪-世界無視被賦予的意義,兀自􏰂存在,無法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