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自述-關於《寂靜的緯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