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 尹朝陽評論集結

Selected Reviews of Yin ZhaoYang’s Landscapes
透明條

image1  640
透明條
透明條
經過幾十年種種「主義」的洗禮,這中古時期所累積的強大經驗被不斷地質疑,修改挪用。作為中國人,有人說「唐宋元明清」早就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但我們又分明活在這些山水的陰影裡。有時候我希望那些大師帶路,來到真正的源頭,這可見太行之於荊浩,黃山之於黃賓虹,維克多山之於塞尚。這些大師以他們看似有限的選擇接近自己。選擇的同時也意味著拒絕,給自己的靈魂以山林的撫慰,離開僅僅屬於概念的糾葛,我知道那不是逃避,簡單的做法是,圈一處名山做出發點,從中照見自我,慢慢生長,成全自己。
—節選自尹朝陽《山中記・見山》
透明條

這種古意包含了兩個層次或兩種脈絡:其一是如實的以中國佛教的山川、古剎和洞窟作為母題進行重構,例如對麥積山的寫意,藝術家仍然將心理投射運用在山水圖式中。其二則是著重於對中國山水精神的詩意闡釋,它不存在著具體的對象,但更直接的表達和回味山水精神。這也就意味著放棄對歷史圖式模棱兩可的解讀,而在當代情境中重新探討什麼是真山真水。藝術家所創造的圖式強烈而簡單,但力圖將迥異的趣味,真與幻的流動界限凝聚在習以為常的大寫意手法中,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在超現實的心理山水中仍然會發現可居可遊的房屋或廟宇。藝術家的真實目的是構造出對應詭譎的歷史體驗的心理圖式,用以回應在空洞圖像中業已失落的英雄主義。
−節選自呂彭《春夢與秋山──尹朝陽的新繪畫》
透明條

凝聚圖像一直是尹朝陽擅長的核心能力。這也是為什麼他各時期、各系列的作品,都能在觀者腦海中留下深刻視覺印象的重要原因。面對眼前的風景系列,尹朝陽也提出了個人的計劃:他期待前半部的風格較為傳統,畫面結構較為緊密;到了後半部,他希望整個放開,使其有如「歷史畫」一般。就以目前所見,由他畫作的命名方式,至少可以看出兩種脈絡。第一種是如實地以中國佛教聖山、崖窟、古剎為題;第二種是延續中國山水畫的命名傳統,著重詩意的聯想。前者發思古之幽情,是對自然、永恆、信仰的沉思;後者似乎帶有更多個人造境的企圖,也是與中國山水傳統的另類對話。巨幛式的高遠和斜角半邊的構圖,是截至目前為止旗幟較為鮮明的兩類景觀;畫幅似乎也受傳統山水畫影響,出現較多如掛軸的直立畫面。
−節選自王嘉驥《嚮往與心境:尹朝陽的自我敘事》

透明條
所謂「蹟有巧拙,藝無古今」,藝術家對於好的作品應該有著高度的敏感,不管這個作品是古今中外出於何人之手。好的藝術家只要保持這種敏感,「萬物過眼即為我有」,好的作品既是標竿,也是壓力。至於技術,就是這種壓力的釋放。 「筆筆有來歷」是累積壓力,雖然明白所以,卻不知何去何從。古代書畫家經常感慨「眼中有神,腕下有鬼」,尹朝陽既有識珠慧眼,又有信手揮灑、觸處成春的腕下功夫。無論是古人還是造化,皆備於我,即便不明所以,也能為我所用,煥然一新。因此,我們不必追究尹朝陽從古人處學到了什麼新招式,也不必計較他津津樂道的中原山水給予他何等滋養,哪怕他給作品冠以「空山夕照」、「晴巒秋寺」、「層岩叢樹」、「嵩山問道」之類古雅的名稱,這也只能是尹朝陽的山水,無須依傍,自得風流。
−節選自黃劍《猛志固常在》
透明條

顯然,不是具體的筆墨形態,而是喻深沉的內在體驗於艱深的審美探尋的言說方式,讓尹朝陽的「風景」與那些文人畫家的「山水」有了一種異質同構的關係:對於那些傑出的文人畫家而言,這種言說方式源自專制社會嚴酷的思想控制和「君子人格」的內在約束;而在尹朝陽這裡,「筆墨」的隱晦言說,則源於他對「當代藝術」所面臨的深刻的「表述危機」——形形色色的批判姿態面對深層的精神虛無的話語危機——的敏銳洞察,也是他應對「後金融危機」時代新的世界圖景的一種藝術方案。
−節選自方志凌《筆墨的言說》
透明條

以上文字轉自安簃藝術空間微信
透明條


[ Upcoming Exhibitions ]

荒木經惟 Araki Nobuyoshi−ARAKI.SM
森山大道 Moriyama Daido−The Journey of Photography
2015.09.26 – 10.20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
*十八歲以下謝絕參觀
透明條

台北藝術博覽會 Art Taipei 2015
2015.10.30 – 11.02
VIP預展 2015.10.29 3:30pm
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一館|展位C10
透明條

趙剛 Zhao Gang – The Collection of Lust Empire
許炯−萬物想 Xu Jiong – All Things are in Me
2015.10.31 – 12.05
Opening reception | 2015.10.31 Sat. 3pm
亦安畫廊台北 aura gallery taipei